晴子君

这儿晴子,无cp洁癖,杂食党

咸鱼,谢谢天使们的关注以及小红心小蓝手!文图有问题请指出一定努力改正!感谢评论!

QQ358428011欢迎扩列哟(๑❛ᴗ❛๑)

[礼猿]亲密接触(下)

不知道写了些什么,凑合着看吧

贴吧搬过来的,格式什么的不要介意

大四学生兼职理发师宗像x大一新生伏见

这文快跟理发师没半点关系了/望天
这篇完全傻白甜和ooc
雷,慎入!
8.
那之后,伏见渐渐和宗像熟识了起来。
就像是约定好了一般,两人几乎每天都能在图书馆碰面,他们并不说话,只那么面对面静静地坐着。宗像看书,而他时而摆弄电脑,偶尔交谈几句,也很快便结束了话题,两人重新做起自己的事。
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变得不需要过多言语交流,如同相识已久的挚友那般心意相通。


秋天午后的阳光并不灼热,倾洒在皮肤上的感觉很好,整个身子沐浴在温暖中,书页随着手指的轻轻翻动而稍微折起。伏见悄悄地观察着半边脸被光笼罩而显得极其安宁的宗像——温文尔雅,安恬闲适。
一不留神,对方抬起头,视线在空中碰撞。
伏见故作镇定地垂下眼帘,问道:“你在看什么?”宗像笑着合上手中的书本,露出封面:“这本,讲的是一个男孩与一片海的故事,伏见君可有兴趣?”
“宗像先生似乎很偏爱这类文学,”伏见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他用灵巧的手指将自己看的那本书打了个旋,推到宗像面前,“要不要看看这个。”
“哦呀,”对方的脸上渗透出愉悦的笑意,“居然是这本书的书评么,真巧呢。”伏见收回书本推了推眼镜:“听说,海一直会给人一种回归到最初始的宁静与自然的感觉,就像是婴儿对母亲执着的眷恋。”宗像点点头,表示赞同,又问道:“那么伏见君会经常去海边吗?”对方摇头道:“我一直生活在内陆。”
“那么,要不要现在一起去看看?大概是两个小时的车程。”
“事不宜迟,出发吧。”

9.
两人抵达海边时天色已渐渐昏沉,但阳光还是那样美好 斜晖将海面染成一片金色,夏末初秋并非游玩的季节,这样的时间段也就相应的没什么人。
他们站在高处的公路上,撑着栏杆看海,宗像问道:“可有一种宁静的感觉自内心发出?就像是回家一般。”
刹那间风变得剧烈起来,飞扬的额发这最后一层遮挡被去除后,伏见脸上的消极、讽刺与怅怨被宗像毫无保留地尽收眼底。


“家?我哪里有家?”


宗像不说话。
伏见低下头,闷闷地说了句“抱歉”,然后他没有给宗像回话的机会,又问道:“介意陪我下去走走吗?”


近距离看,海浪比伏见想象中要猛烈一些。它们激烈地拍打着浅滩上的石头,将坚硬的棱角打磨光滑,平整。伏见一步步走近,很快海水便打湿了裤腿,宗像拉住他。
“伏见君不能再往前走了,现在可不是盛夏,水很凉。”他的语气颇为认真。
“没关系的,”伏见弯了下唇角,睁开宗像的手,然后转身大步往水中扑腾着跑去,仿佛那碧海蓝天即是归宿一般。
宗像蹙着眉也跟了上去:“太乱来了!”
-------------------------
“伏见君,你这样会生病的。”宗像向前方喊着,水的阻力使得他不能很快就追上对方。伏见在距离他两、三米的地方回过头,他张了张嘴还未来得及说话,余光瞥到身后的一抹浅蓝,之后便再看不见任何东西。
——一个浪花将他打入了水中。



周围全部都是冰冷的海水。那透着落日斜晖的橘红色的光和着大海苍蓝的水纹交织在一起,伏见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在慢慢下沉,明明水面是伸手即可探出的距离,可为什么就是抬不起来手呢。
“家”的感觉,也是这么冰冷,毫不留情。
如果能有阳光透进来就好了呢,至少,能给黑暗冰冷而又孤独的房子增添一点新的色彩,至少能让它暖和一点。
唔,好温暖。
是阳光照耀进来了么?



获得知觉后,伏见首先感受到的是自己身前的一大片温暖。
他用力甩掉了额发上的水珠,又强迫酸软的手臂抬起来撩开因打湿而变成几缕黏在皮肤上的头发。伏见抬起头,对上那双晶莹漂亮而深邃,现在却隐隐约约蒙上一层怒气的紫色双眼。
“伏见君比我想象中要大胆很多呢,明明不会游泳却擅自往水里跑。”
伏见就着被紧搂在怀中的姿势无力地将头垂在对方肩上,整个身子也完全失力地只靠着宗像悬浮在海面上。他的声音低低的,像是带着歉意又像是在为自己辩解:“我也不是小孩子了……做事还是有分寸的,我只是没想到海浪这么猛烈……况且,至少我知道怎样让自己浮起来……”
宗像轻轻地叹息一声,又将纤细的少年搂紧了些,双臂因负荷着一个人的重量无法舒展开来,两人只得浸在海里。
“我并无责怪之意,只是这样太危险,如果伏见君出什么事的话,我真的会十分困扰。”特意加重了“真的”这两个字。
即使是浸在冷水中,对方的体温依旧温暖,伏见稍稍凑近了一些,想让冰冷的躯体汲取更多的热量,渐渐有了力气的双手也贪恋地环着宗像的腰,他嗫嚅着,轻声呢喃道:“不觉得……很奇怪吗?”
“哦呀,伏见君指哪方面?”对方上扬的尾音中明显带了笑意,伏见别扭地想要挣开宗像的桎梏,他小声地说:“我没事了,再这样下去都会生病的。”
宗像简短地应了一声,他扶住身子还有些虚的少年,踩着水游向岸边。他先将伏见轻轻推置于沙滩上,不料对方出水后双腿一软便倒在了厚厚的细沙上,顺带着也将自己拉了下去。
于是就成了伏见躺在宗像身下,而宗像手肘撑在松散的沙地上俯看着伏见的这种姿势。并且细软的沙子很快因为受到压力而陷下,这样一来两人的距离就拉的更近。伏见迷迷糊糊地半睁着眼还没弄清楚情况,宗像有些好笑地包裹住对方牵绊着自己衣服的手以解除他的不安全感,同时他稍稍起身,身下少年的一片大好光景便丝毫不落下地悉数进入宗像眼中。
白色的单薄衬衣被打湿后变得透明黏在身上,领口敞开几颗纽扣,皮肤在已临近夜晚的天色下变得晶莹。
太犯规了。
宗像捞起伏见让两人都直起身子,然后拿起之前被甩在岸上的终端机,拨通了号码。

10.
名为晴子的女孩表示两人这样子实在是太具有冲击力了,于是将他们运到校外宗像的公寓里捂着眼睛逃跑似的消失了。
清洗整理完毕后,两人坐在沙发上有些尴尬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今天给你添麻烦了,真抱歉……”
“没关系,伏见君下次不要做出这么危险的事来就好。”
……好安静。
伏见正酝酿着要不要告辞,这时候宗像忽然靠近了些,他顺了顺伏见头顶的杂毛,若有所思地说到:“才两个月不到,伏见君的头发又长了呢。”
“明明就是宗像先生剪得不够短。”
“现在要剪吗?”
“好啊。”

当伏见坐了下来,镜子中反射出宗像笑着拿起工具的影像时,他才如梦初醒般地想起,——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然而来不及多想,下一秒对方覆着一层薄茧的手就抚上了他的额头,视野一片模糊,很显然眼镜被摘下了,轻拖着自己头部的有力而温柔的手带来令人心动的触感。
交织着旖旎气息的语言敲打着耳膜,感官能力在安静的环境下被无限倍数地放大。


时间漫长得如同过去了半个世纪,期间伏见的大脑一直处于短路状态,直到宗像一句尾音上扬的“好了”将他拯救,才不至于烧坏头脑。
伏见如释重负地送了口气,宗像低稳清亮的声音传了过来:
“伏见君可愿让在下包揽下辈子的理发工作?”
诶?
转过头看,宗像端丽俊雅的面容近在咫尺,潋滟紫眸流溢着光彩,唇角微扬,话语间也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伏见觉得自己的面颊好像变得越来越热。
他不确定地问:“什……什么?”
宗像略带歉意地笑了笑,又重新问:“伏见君……可有心上人?”
被问到这方面情感问题的少年瞪大了眼,双颊染上一层可疑的绯红,他小声嘟囔了一句:“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然后他抬起头,干干脆脆地说:“我有倾慕的人。”

11.
一连几天都在下雨。
宗像这几日看上去也像是心间落起了暴雨,伏见甚至看到过他在教学楼的天台上靠着栏杆眺望风景,却一脸的怅然若失。
于是,当他第二次与宗像在天台相遇时,终于还是忍不住走过去问他发生了什么。
宗像没有回答,他幽深的晶紫色眸子闪烁了几下,又很快黯淡下去,他缓缓开口,说了十分匪夷所思的话:
“伏见君……能和我说一说,你和你所倾慕之人的故事吗?”
伏见一愣,他显然没想到宗像会这么说,一抹嫣红悄悄爬上双颊,他想了想,又好像有些不耐烦地咂舌,然后有些难为情地说道:“我们没什么故事……所以,还希望你不要笑话就好。”说罢,他清了下嗓子,将心中封存几年无人知晓的故事娓娓道来:
“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他的姓名,这份感情或许不被认可,只是我几年前的一个心里寄托罢了。”
“那时候我刚入高中,因为家庭……各方面的原因,我对世界充满了怨恨。但是很偶然地,我认识了一个大我三岁的人,他现在正在这所大学就读,我选择这里也是因为这个。”
“我在回阁楼的路上有条必经的小巷,有天我不经意间看到了小巷的一面墙壁上多了一个优美且阳光向上的句子……当初的我对此不以为然,便回了句很阴沉消极的话。可没过多久墙壁上又出现了一段文字,这次是很长的一段,明明我一直讨厌的这个世界。竟然在那段似乎有魔力的文字的渲染下有了鲜艳亮丽的颜色。我开始通过这种方式和他交谈起来。我们都不知道彼此的姓名、长相,我唯一知道的仅仅只是他的年龄和学院罢了,可是到了这里,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寻找他。”说到此处,伏见原本闪烁着的湛蓝双眼又失去了光芒。
“他总是在固定的时候出现,可是我曾逃学旷课在那里等他,即使是如此我都没能见他一面。第二天那些文字又会出现在墙壁上。那个人有时和宗像先生很像,突然闯入生活让人措手不及,给人惊喜和亲近感却始终无法深入了解。或许是因为这份相似的感觉我才会和你关系比较亲密吧。而我对于那个人,我想找到他,这个念头很强烈。”
说完后他看向宗像,却惊异地发现宗像的神情早已不同于之前,堇色的双眸重新闪起光芒,笑容也是一如初见。
“既然伏见君这么坦诚,那么我不说说自己的故事作为交换,岂不很不公平?”
不等伏见回答,他便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刚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因为要回到曾经就读的高中处理一些事情,偶然遇到了一个人。他独来独往,远离人群,从来只会阴沉着那张精致的脸。不知为何,我对他十分好奇,后来知道了他的各种过人天赋和与世疏远的性格,也就对他越来越欣赏。再后来,看到他在下雨天淋着雨,驻足于街边久久地陪伴着一只缠上他的金毛犬等待主人时,我就无可挽回地喜欢上了他。”
伏见如同受惊的猫一般瞪大了双眼,千言万语堵在喉中无法倾吐出来。
“那天我在少年回家的必经之路上写了一句话,希望能够打开他尘封已久的心门。”
“然后就有了接下来的故事呢。”
“很神奇吧?这种形似少女漫画的剧情。”
那是名为『munakata magic』的魔法,“伏见君觉得遥远的人,实际上一直躲在暗处观察着离人群过远而不自知的伏见君。”然后在新生报到那天紧张地寻找着熟悉的身影,制造各种偶然的相遇和亲密的接触,为一个少年而抛开自己的冷静与自持,从不知情为何物却早已为了情系之人而患得患失。知晓喜欢了三年的人心中早已有仰慕之人时,也会感到前所未有的失落。
“抱歉了呢,伏见君。因为我的犹豫,让两个人在这个圈子里兜兜转转寻找了那么久对方的踪迹,甚至擦肩而过,不过好在,最后还是相遇了。”



“伏见君,我喜欢你。”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12.
那之后,两人自然是理所当然地准备携手共白头了。
宗像礼司三年的情感终于得到回报,伏见猿比古也找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顺便下半辈子的理发问题也不担心了。
当然,这不是主要原因。
爱胜过一切。


他们要走的路还长着呢,相知、相遇、相识、相恋,这段堪比偶像剧的情节会留给他们最美好的回忆。和恋人度过的每一天都应该是最美好的,每一个明天都珍贵如斯,所以这样的最美好的记忆,会写满他们的篇章。

早在他们遇见之前,两人跨越遥远的距离,两颗孤独的心脏感知着对方的存在,最后黏合在一起,亲密得好像再也分不开。
其实命运早就注定了我们的故事。
不用怀疑,我们会一世缱绻,然后共同走到生命的终点。

晴子我被考试弄得写起文来都好像是在答题……orz
这个是期中之后几天-匆匆忙忙写的,可能烦了点还请见谅。

番外肯定有,什么时候就不一定了

傻白甜的小学生文笔我没救了



评论(5)
热度(14)

© 晴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