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子君

这儿晴子,无cp洁癖,杂食党

咸鱼,谢谢天使们的关注以及小红心小蓝手!文图有问题请指出一定努力改正!感谢评论!

QQ358428011欢迎扩列哟(๑❛ᴗ❛๑)

【K宗伏/礼猿】写手精分七题④-《那年雨季》

#要求『写一篇虐文,以“他们拥抱接吻”结局』
#学园k设定
#狗血且ooc注意
#因为不知道日本是什么制度所以就按中国的来←_←
#伏见看的那本书其实是一部叫《昨日青空》的漫画←_←我借了其中的两句话作为宗像同学的演讲内容w

1.
    季节的脚步跑得飞快。暮春的花谢了,漫天的芳华零落飘散,取而代之的是窗外嫩叶丰茸的树,数不胜数的绿叶从枝里冒出,浓烈的绿色宣布着夏天的到来。当午的太阳烤灼着油柏路面,足球场上少年们汗水飞扬,女孩们骑着自行车,一道道靓丽的身影吸引着少年们不安分的视线,样式并不新颖的水手短裙在女孩们白皙的大腿上跃动。
    当第一声蝉鸣传到伏见耳中时,他才恍惚地意识到——
    啊,夏天来了。

    空大的教室里只有伏见一人,他坐在靠窗的位置。这样的天气里他依旧穿着长袖,汗水自额头流下,不一会儿便沾湿了额发,咸涩的液体顺着面部轮廓的曲线滑动,形成几道水渍,背后早已被浸湿。强烈的阳光透过玻璃折射拍打在伏见身上,就好像是在他身上镀了一层光,远远望去,有金色的光点在少年身上跃动。
    现在是午休时间。

    一个修长的身影出现在教室外。伏见用余光扫过,心脏不由自主地剧烈跳动起来。
    “伏见君?”
    来者一身蓝色短袖衬衣,衣摆扎进皮带里,左臂上别着的校徽显示出“学生会室室长”的身份,他穿着整齐一丝不苟,深蓝色的发丝柔顺地垂落,白皙的皮肤和堇色双眸相得益彰。他唇角的笑在这样安静的氛围下显得极其温润,全身散发着迷人的味道。
    “室长。”
    伏见简短地回答了一下,又埋头看书。
    宗像环顾了一下教室,径直走了进来。他来到伏见面前,抬起手拨开了伏见前额因被汗水濡湿而贴在皮肤上的头发,指尖的温度带着些许凉意:“伏见君现在的模样看起来有些狼狈,要不要回宿舍冲个澡?”
    “我没带寝室的钥匙。”
    “没关系,我带了。”宗像的笑容带着一丝狡黠,他扬了扬手中的一小串钥匙,瞳孔里倒映出伏见追悔莫及的脸。

    “啧,我说室长,您一个人行使着单人宿舍的特权真的不觉得可耻吗?”伏见跟在宗像身后,适时地吐槽着。
    宗像打开衣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伏见君的舍友似乎是搬走了,那么从某种意义上说,伏见君也是单人宿舍。一个人住却不带钥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呢。”他拿出一件白色衬衣:“其实伏见君可以让我搬进你的宿舍,这样就不会因为没带钥匙而频繁打扰校舍管理员了。”
    “请容我拒绝。”
    “哦呀,真冷淡呢,”宗像将衬衫交给伏见,“不介意的话先穿我的衣服。”
    伏见从宗像手中抽走那件衣服,溜进了浴室。他靠在门上,努力平缓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他们只是普通的校友关系。伏见猿比古喜欢宗像礼司,宗像礼司不知道,他就要毕业了。
    已经是夏天了。
    冰冷的水淋在伏见【赤】【裸】的躯体上,他仰着头,努力驱逐脑海里的杂秽念头。

    伏见搭着毛巾走出浴室时头发还在滴水。宗像正坐在床铺上翻看着考试要用的复习书籍,听见浴室的门“咔嚓”一声响,他抬起头,伏见正靠着墙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衬衫穿在这个纤细少年的身上略显宽大,一层薄布料后的细窄腰线若隐若现。水珠打湿了衣服,留下深色痕迹的水渍。宗像站起来撩起一缕伏见的发丝,问道:“你用冷水?”伏见巧妙地避开对方:“有什么不对么?”
    宗像轻皱了下眉,他拿来热吹风机,认真地说:“会生病。”

    于是伏见顺着宗像的意愿坐了下来,那人举着热吹风机正在帮自己吹头发,逆着光的好看侧脸只显出轮廓,暖光破窗而入投在宗像身上,光线的作用下宗像的睫毛变成金色,眉眼纤长。吹风机的声音在耳边嚣扰着,却渐渐远去,伏见觉得世界越来越安静,只剩他们两人在姣好的午光中面对而立。
    吹风机的声响骤然停止,伏见回过神。
    宗像温和地笑着。

    “谢谢。”
    “我送你回教室。”
    伏见没有拒绝,于是两人就这么并肩走着。午后的阳光慵懒地洒下,让伏见感觉躁动不安:“你不用准备毕业考吗?”宗像扶了一下眼镜:“不要紧。”
    一时也无话,两人在教室门口道别。伏见扯了扯那件本属于宗像的衣服,无视了同班女生投来的暧昧视线,又拿起之前未看完的书。
    『清澈的蓝是一生最初的心动』
    当目光掠过这句话时,伏见心弦微颤。脑海中某个人的身影逐渐清晰,他迈着成熟稳重的步伐,立于青空之下,身形与那清澈的蓝融为一体。积云层层叠叠,以极快的速度奔腾着,蓝色的天空与书中绚丽而清澈的重叠了。
    伏见瞥向窗外,阳光透过枝叶在水泥地面上洒下斑驳婆娑的树影。
    异样的感情在心头汹涌,他神情怅惋,若有所思。
   
    树叶轻轻摇晃。
2.
    学校的大礼堂经过了精心的布置,主席台上的横幅宣告着活动的主题——“卒业式。
    天空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明明早晨还是艳阳高照,上午就变了天。这场雨大概是浇灭了伏见这几天的燥气,他平静地坐在座椅上,目光始终不离开以学生会会长及三年级毕业生出现在主席台上的宗像。
    那个人端坐着,嘴角微扬,目光柔和而锐利。
    校领导人总算是结束了他那冗长而枯燥的演讲。伏见承认那番讲说他一个字也没听清,或许是蝉鸣声,雨声和会场的嘈杂以及天气的湿热模糊了他的听觉。直到宗像沉稳动听的声音传进伏见耳中,他才如梦初醒一般,认真听了起来。
    宗像致辞的时候会场安静了下来,聚光灯照在他身上,伏见看着他光芒四射的样子有些惘然。
    宗像礼司一直都站在自己触碰不到的位置,他是光,一切耀眼的来源。而自己是仰望光源的渺小凡人之一,不过是离光源近些罢了。

    “人生是一场盛大的筵席,也是一场盛大的告别。”
    宗像的声线很平稳,起伏得当,他的目光扫过全场,最终停留在伏见身上,不一会儿又将视线移开。
    “在这个浩大的世界里,我们都是一粒微小的尘埃。我们会受伤,会悲痛,会迷茫,会不知所措,会丢失方向,会哭,会喜,会失望,也会看到曙光的到来。”
    “我们或许会为离别而悲痛,但请不要忘记属于你我的回忆,请将它安放在记忆的角落,总有一天,它会乘着时光的列车,跨越多少年的距离,倏然而至。”
    话语声渐渐与雨水混杂,水滴落屋檐。伏见忽然喉口一紧。
    谁甘愿把那份纯粹美好的感情独存于记忆的角落,又有谁甘愿在喜欢的人心中走一个过场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可只是他一厢情愿。
    “或许你的天空曾是一片阴暗,但是请不要放弃抬头的机会,雨过天晴时,你将接受阳光的沐浴。”
    没有你在的天空,谈什么雨过天晴呢。
    “或许你曾一个人行走在危险的独木桥上,下方是湍急的河流,桥很长,看不见尽头,请务必谨慎而勇敢地前行,当你走完一整座桥时,原来会发现有一只手一直拉着你,所有人都会为你喝彩。”
    可是拉着我的那个人,他就要离开了。
    “你走完了那么长的路,再回首时,将会发现,收获远多于付出。”
    “抬头看,这段岁月里,那永远不曾改变的
    ——青空之蓝。”
    会场的掌声经久不衰。
    伏见恍惚了一瞬,他的视线穿过十几排座椅紧盯着宗像,而宗像也微笑着看他,那一刻,所有的喧嚣都远去了。
    细小的感情在胸腔中氤氲,形成江河,最终泛滥。等到洪水决堤的那一刻才发现为时已晚。然而每个故事都应该有结局,若是等到那人离开,你还没能收住这泛滥的感情,那么这样的灾难会将整座心城淹没吧。
    伏见的心城正处在决堤的边缘。

   
    雨水哗啦啦地砸向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

    宗像在台上看着伏见的纤瘦身影,从心底发出一声短暂的叹息。
    他心中所想,他都清楚。
    只是,现在或许还不是时候吧。密集的人群中,只有伏见在黯淡无奇的涌动人潮中发着光,他看他的眼神,他对待他的那份小心,宗像都想要好好地完整保存起来。
    主席台两侧的音响设备发出带着杂音的声音,与屋外“滴答”的雨落声形成对比。
    一切都那样喧扰。
    一切都那样安静。
    宗像的目光穿越重重人海,与那名少年凝然对视。相隔太远,以至于他们看不清彼此的脸,但是视线碰撞在空中的痕迹却能够传达心意。伏见看见台上的人笑着点了点头。

    在这样的雨季中,展现给他那样美好的笑容。
3.
    卒业式后伏见便没什么机会再见到宗像。他知道三年级一直很忙,即使是宗像也需要腾出时间来,把大片精力花费在学习上。
    于是伏见就每天应付着轻轻松松就能通过的考试,数着有雨落下的日子,出神地望着窗台上雨滴落形成的斑驳水痕。阳光过于骄纵的时候就拉上那已显得有些陈旧的窗帘。
    伏见觉得自己似乎对雨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或许是因为加入青部的那天是宗像一直在雨里等他,那个人举着一把和天空颜色一样的伞,在漫天雨幕中微笑着看他。冰凉的雨水落在自己身上,打湿了头发和白色衬衫。
    可是那个人手心的温度那么暖。伏见贪恋渴求着那样的温暖,能够在自己每一次失落无助迷茫哀伤时带领着自己看到眼前豁然开朗后的一片海。
    那样纯粹的蓝色,那样的宁静。
    雨又下了起来,气温在下降。

    这一年的雨季微凉。
4.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重复着过去,转眼间,宗像毕业了。
    学校中开始流传着一条谣言,说是宗像毕业后就要出国。没多久后便得到证实,传言是真的。
    伏见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时自己的心情,至少,在听到宗像用低沉明澈的声音亲口告诉自己这个消息时,他还是动容了,有什么东西在胸腔里剧烈跳动后悄然出现了一丝细小的裂痕。

    “有时间吗?一起出去走走。”那个上午的阳光并不明媚,伏见不知道为什么宗像要在这时候约他出去散步,但他没有细问,直接换好衣服出了门。
    他们走在人行道上,路边树影斑驳,苍翠的绿色浓得仿佛要滴出水。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着那些时代并不久远的话题。伏见偶尔会笑出几声,这时宗像也会附和地笑一笑。那样美好的画面没能被定格下来是个不小的遗憾。姣好的年华中,沉睡的感情被掩埋在土壤尘埃里,只有在特定的时间地点下才会蓦然惊起,然后不断放大,组成我们终将逝去的一幕幕。
   
    忽然,伏见的目光停留在不远处的白色围墙上。宗像也顺着他的视线望去:“那里是刚建成不久的薰衣草庄园,要进去看看吗?”
    伏见点点头:“好啊。”

    这个时候薰衣草并没有完全长起来,他们没能看到如影视作品里那样整齐绚烂的大片梦幻般的紫色。
    “伏见君会觉得失望么?”宗像突然这么问道。伏见摇头否定,他的视线越过宗像,视野里的紫色与对方的眼眸重叠在一起,悄然炸开一片温柔。
    伏见轻轻蹲下,将一丛花束捧在手中,修长的手指随意翻动着花瓣:“等他们全部长起来再来看不就好了。”
    “说的是呢,”宗像走到伏见面前,“可是那时恐怕就只有伏见君一个人能看得到了。”
    伏见猛地抬头站起,瞪大了双眼盯着宗像。
    宗像笑了一下,轻声说:“伏见君应该听说过了,高中毕业后我就要离开日本了。”伏见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他机械地点点头,用好不容易克制住的稳重声线说:“嗯,听说了。”末了他又低头道:“想不到竟然是真的。”宗像没有说话,两人就这么静静地面对而立,他们低着头,很久都没有言语。
    伏见看着自己脚下的几抹深紫,奇怪,明明刚才还是鲜艳的色彩,现在却忽然变成了黑白。
    大概是脑袋有些昏沉吧。

    直到微凉的雨水砸在两人身上。
5.
    宗像和伏见躲在同一件衣服下,用宗像的外套作为避雨的工具,两人一同在雨中跑向宗像的住所。
    夏雨淅淅沥沥的,他们嗒嗒的脚步声与其形成一曲交响乐。鞋底踩过的地方激起小片的水花,雨水溅湿了他们的衣物。
    其实这个时候伏见很希望时间可以慢一点,再慢一点。也许是最后一次了吧,这之后再也不会有一个雨季能留给他这样的回忆,能让他想要尽情放纵自己,在这场雨里将压抑了许久的感情酣畅淋漓地释放出来。
    以至于到了住所门口,伏见还有些惘然。
    “伏见君,进来吧。”宗像开了门,用不大却很清晰的声音呼唤他,伏见点点头进了屋。宗像递来一套衣服让他换上,然后关上房门出去了。
    伏见的余光瞥到那件衣服,一股熟悉感涌了上来。他拿起那件衣服认真观察了起来。浅灰色的,宽松款,他也有一件一模一样的。
    他从未见过宗像穿这件衣服,但是它看起来已经买了有些时日了。伏见将头埋进衣服里,满满地都是那人清冽的味道。
    待他换好了衣服出来时,宗像正在厨房里忙碌着。
    伏见倚在门上看着他十分熟稔地做着那些与“宗像礼司”这个人丝毫不相衬的事情,竟也能从中显透出一丝成熟男人的美感。宗像无论做什么都永远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现在也不例外。伏见望着他前前后后忙碌的样子有些出神,竟产生了一种他们已经同居了很久的错觉。
    他摇了摇头,走进去询问是否需要帮忙。

    午餐过后伏见万般无聊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摆弄电脑,随意浏览着网页,而宗像则是在房间里整理日用品。伏见时不时向他那边瞟几眼,大概不久后宗像就要踏上前往异国的旅程,而伏见猿比古或许只是存在与他脑海中的一个回忆吧。
    伏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控制不住脑中的胡思乱想。他不否认自己有时会妄自菲薄,但是那样风平浪静的离别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一个悲哀的事实——时时刻刻提醒着伏见,宗像礼司这个人有自己的生活轨道,即使他曾经救赎过你,可他并不属于你。
    “伏见君?”对方温柔而清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伏见抬起头看着他。面对对方错愕的表情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不知何时竟然红了眼眶。于是他不顾一切地站起来封住了宗像的唇,那大概并不能算是一个吻,他只是毫无章法与技巧地咬着对方柔软的唇瓣。在感受到宗像温凉的手抚上自己脑后的软发并给予自己温柔的回应时,伏见不知怎的,泪水蓦地在眼眶里汹涌泛滥而出。
    那个人极其温柔地吮吸着他的唇,继而进行更深一步的探索。雨点还在“啪嗒啪嗒”地敲击着窗棂,雾气模糊了玻璃,使得两人的身影从窗外看起来只是朦胧的一片。

    两人的呼吸很快开始急促起来,宗像将伏见口中的空气掠夺干净之后,对方显然是有些腿软地倒在了沙发上。宗像顺着他这样的动作也一起倒了下去。他腾出一只手探向伏见的衣服下摆。伏见身形一颤,并不阻止反而迎和着他的动作,两人都想要在这场极尽缠绵的吻里解放自我。空气好像剧烈地燃烧着,每过一秒都加倍地释放出更多的热量。
    这时伏见停了下来,他忽然推开了宗像。
    宗像定了定神,身下的少年泪水纵横,咸涩的液体使得过长的额发纠缠粘贴在一起,胡乱贴在少年精致的面颊上。伏见飞快地扬起手臂一通乱擦弄干了脸上的水痕,扔下一句“对不起”便逃跑一般地离开了。
    雨声仍然喧吵。
    那孩子带伞了吗?恍惚间,宗像这么想。
6.
    宗像离开的时候伏见没有去送行。那天他趴在自家窗台上,出神地望着楼下因几天未下雨而显得有些蔫的花草。两件一模一样的浅灰色卫衣被安置在床头再未动过,伏见只怕反复洗涤会让那每晚陪伴自己入睡的清冽气息最终消失不见。

    那天午后,他们拥抱接吻。
    之后,他们再也没能见面。

    明知他有一天还是会回来。
    可是他回来的时候,自己该用什么姿态面对呢?或者,他还会来见他吗?

    时光荏苒,岁月蹉跎。那些远去的光阴如白驹过隙,又似箭般飞出,流失。即使它那样刻骨铭心,似乎每字每句都像是一刀刀在心脏上划出深刻的痕迹。最后那曾以为痛到血流成河的痕迹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年少时的深情,最后大概都会化为淅淅沥沥的小雨,于那一年的雨季,变作天空的泪滴落地面,仿佛在做着永久的诀别。
    其实人生就是一场盛大的告别。
    所以明知都是要散场的不是吗?

    我在哭什么呢。
tbc.

是的你没看错就是这么任性的tbc,因为想给礼猿一个好的结局所以大概会在第五题或者第六题续写宗像回国之后的故事(·.·)
那个……其实我并不想自己的作品为虐而虐,也不希望它一点也不真实变成完完全全真真正正的傻白甜,但是呢,由于这个结局自己怎么看都不满意,另一方面,我觉得室长大概是不会放弃伏见的……吧←_←无论如何都要再次找回他←_←所以那些个什么“年少时的初恋能有几对最后在一起了”的问句是对礼猿不管用的23333,而且我觉得,这篇其实ooc得挺严重,所以得继续写下去把伏见这个中二期的孩砸用宗像满满的爱来拯救!
大概就是这样w

噢对了顺便说一下,精分试炼的第三题是吸血鬼paro,但是由于我那篇文的手稿没了,所以不造啥时候更新x期中成绩出来了差不多也没那么忙了x
初三狗想哭x

评论(4)
热度(25)

© 晴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