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子君

这儿晴子,无cp洁癖,杂食党

咸鱼,谢谢天使们的关注以及小红心小蓝手!文图有问题请指出一定努力改正!感谢评论!

QQ358428011欢迎扩列哟(๑❛ᴗ❛๑)

[礼猿]亲密接触(中)

#年龄差缩小至3岁
大四学生兼职理发师宗像x大一新生伏见
没错我把自己写到文里了就是这么任性←_←
晴子我表示都是受某位学长指使的23333
4.
    两道高挑的身影并肩走在雨幕中。
    确切地说,不算是并肩。
    宗像以“伞有些小”为理由,右手举着伞,左手则将走在自己左边的伏见轻巧地以一种微妙的姿势圈在了怀中,却又可以做到保持距离,让旁人眼中的他们是普通正常的关系。
    美其名曰“这样就不会淋到伏见君了”,但伏见是真的很想问问你为什么不带两把伞。出于礼貌,他还是选择了隐忍。

   其实不过是短短十分钟不到的路程,伏见却没来由地觉得像是走了一个小时。和那晚一样,在这个人身边仿佛时间都变慢了,每一分每一秒都如同卡在缝隙中的沙漏,被掌控时间的神灵挑出来仔细斟酌一番再让他流下,好似你在读书时逐字逐句剖析全文一般,在他身边,时间也是在意识中一秒一秒地流过,每个瞬间都慢到伸手便能捕捉到。
    看到“Homra”的招牌时,伏见不动声色地长舒了一口气。宗像收了伞,先伏见一步进入了酒吧内,他的声音仿佛来自天边,穿透雨幕传进伏见的耳朵里,字字清晰,声声撩人心弦。
    “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宗像礼司。”
    宗像……
    伏见揣摩着这个并不算很常见的姓,莫名觉得熟悉,好像曾经在哪里听到过。
    “猴子,你还愣着干什么赶快进来啊!”美咲中气十足的叫喊声把伏见的思绪给扯了回来,他简短地回应了一声,推开门把手进入了酒吧内。
    室内的装潢与他想象中的有些差别,与其他笼罩着厚重酒精与脂粉味灯红酒绿的地方不一样,这里给人一种复古而安宁的感觉。若是有人在这里抱着吉他轻声歌唱的话,倒是比其他酒吧里重金属的摇滚要来得赏心悦目的多。吧台看起来并不很华丽,质地却出奇的好,并且非常干净清洁,它的主人显然十分爱惜它。
    唯一让伏见觉得惊讶的是一边深红色的沙发上竟然坐着一个安恬娴静的穿着一身洛丽塔洋装的小姑娘。
    小姑娘朝他笑了一下,伏见有些慌乱,他大概从未面对过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女孩,这样的可爱姿态被对面的宗像尽收眼底,对方忽然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总算相互介绍完毕。伏见看着面前满脸含笑的十束多多良和始终没有太多表情的周防尊,内心深深吐槽着对方头顶那一簇火红的不明丝状物体,心里算是明白了十束多多良这个人的理发技术确确实不太好。美咲一如既往的吵闹,名叫安娜的女孩子正好与之相反,大多数时间都在安静地画画。
    而宗像礼司……
    伏见小心翼翼地用余光瞥着和周防尊隔着一个座位坐在吧台边喝着酒的宗像。那个人总是带着微笑,他看起来很温和,彬彬有礼,永远带着一口敬语这点却疏远得不近人情,即使是像小孩子一样和朋友斗嘴,也显得那个人是那样的不可触及。伏见觉得,宗像和其他人都不同。
    没来由地。
    他觉得,似乎自己和他有些莫名的牵绊。也是没来由地。
5.
    伏见离开的时候,是宗像陪着的。
    两人站在拥挤摇晃的地铁里,尽管已是七月流火,但是密集的人群和洋溢在空气中的躁动气息还是让两人的额头上都覆上了一层薄汗。迫于车厢内的拥挤,他们不得不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势近距离相处。
    伏见数着站台,酝酿着要不要提前下车。
    “我听说伏见君是在【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任性)】大学呢。”宗像的声音蓦地在耳边响起,伏见微微抬头,不知何时他们的距离更一步地拉近了,通过玻璃反射出来的影像让两人的姿势看起来如同相拥。于是伏见稍稍后退几步,灵巧地拉开他们的距离,然后点点头。
    宗像笑着说:“那里的图书馆是个很不错的地方,不仅藏书非常多,环境也很好,伏见君会经常去吗?”伏见穿过两层镜片看对方的眼睛,一片深不可测却通透的紫色,这样的朦胧而又清晰让伏见完全琢磨不透,于是他放弃了去解析这个人的念头,认真地回答了宗像的问题:“我的室友每天都在那里消磨时间,我倒是从未去过。”
    “这样啊,”宗像会意,“怪不得我没能在那里看到过伏见君呢。”
    他的后半句被地铁交换轨道的声音所掩盖,原本轻柔得像风一样的语句很快也如风一般飘散,伏见没听清,便问他说了什么。
    “我说,”宗像再次开口,眼角眉梢间尽是隐藏不住的笑意,“那样的好地方,伏见君不去看看真是可惜呢。”
    这时地铁内的广播响起,距离伏见所在的大学只剩了两站路,他稍松了一口气,祈祷着电车速度可以再快一点,他可不想和宗像以这样亲密的距离再相处下去。
    那种低头即可嗅到对方身上清冽的味道,抬头便能对上那双潋滟紫眸的距离。

    实际上伏见并没有什么与人接触的经验,从小开始便没有人与他过多地触碰,虽然美咲有时会和自己勾肩搭背,但那种感觉与现在完全不同。即使并不能很好地适应来自于另一个人的近距离接触,可是这样新奇的感受也让伏见认为这像是一种冒险的举动,汗水从皮肤蒸发后带来的微许凉意使得他有些本能地贪恋靠近宗像时从对方身上传达过来的温热,还带着少些清新好闻的味道。
    即使如此,伏见的大脑也在时时刻刻提醒着他维持表面上的不动声色,不会因为自己这些过分的念想而乱了方寸。

    这一路上两人并没有过多言语,喧闹的车厢仿佛是被隔绝开来,那样嘈杂的噪音混淆不清地传入伏见耳中时,他觉得自己所处之地安静得过分,只有宗像的一呼一吸清晰可闻,好不费力地传达到听觉中枢。
    所以,这种情况下对方的一句轻语都能迅速引起听者的注意并给出直接反应:“我到站了。”伏见猛地抬头,雨后初晴的光芒从车窗照耀进来,宗像逆着光的侧颜和初遇的夜间重叠了。
    道别之后,伏见松了一口气,他甚至没来得及在车门即将关闭时回予宗像一个道别。
    无所谓了,这种人情味的东西,他向来是用的不多的。
    伏见偏过头去看车窗外面,下一站便是他的目的地,列车正在向站台靠近。
6.
    第二天伏见便早早地去了图书馆。
    确实如同他人所说的那样,这所大图书馆内不仅藏书多,环境也很是静谧,只有书页翻动发出的清脆声响,空气中飘荡着墨香。
    但是伏见没来得及欣赏这些。
    他并不觉得自己长了张看起来很阳光和善的脸,也不觉得整天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的自己会让他人觉得乐于助人。然而就在他进入图书馆走了几步望了几眼时,一个看上去很有活力的短发女孩就叫住了他,询问伏见是否有空来帮他整理书籍。
    伏见先是一愣,下意识地想要拒绝却找不到理由,便答应了下来。
    女孩看起来很高兴,她迅速从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撕下一页纸来写了些什么,伏见大致看了看,纸张上概述了图书分类的制度。
    “因为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忙,现在可能没有时间了,”女孩的话让伏见又是一愣,他还没来得及张嘴,女孩又飞快地说:“我给一位大四的学长打个电话让他来帮你,他之前有在图书馆负责这个,人很好相处的。”
    她这么说着,拿出终端机来拨通了号码,两人交流了几句后她挂断了电话。
    这时伏见总算是有说话的机会了,但是几个问题堆积在一起竟显得问出口会有莫名的尴尬,于是伏见只得生生地止住自己的好奇心,一边客气地说着不用谢,一边在内心吐槽女孩的极品思维。
    约摸着过了十来分钟,女孩眼睛一亮,朝着图书馆的大门处挥了挥手。

    伏见在看过去的瞬间,便觉得没能在心里未雨绸缪做好见人的准备是个失误。尤其是看到对方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时,伏见觉得自己的样子一定蠢到了极点。
    印象中并不陌生的深蓝色柔软发丝,银边细框眼镜,以及镜片后的深邃紫眸,无一不提醒着伏见,这个人,他和你之间似乎有着解不开的结。
    “既然学长你来了,那我就先走了,你们加油哦。”
    宗像点点头:“嗯,晴子君不要误了事,接下来的交给我们就好。”名为晴子的女孩道过谢后一路小跑着离开了。
    宗像稍稍靠近了一些,用气音笑着说道:“好巧啊。”
    伏见重重地咂了下舌,他把宗像推到角落,压低声音轻吼着:“你怎么会在这里?”
    宗像无辜地扬起嘴角,往后推了推稍微拉开两人的距离,他用理所当然的语调轻快地反问:“原来伏见君不知道我们是校友吗?”
    “你没告诉过我我怎么会知道。”
    宗像饶有兴致地笑着,他抬起手来扶了扶看起来很是斯文的眼镜,深不见底的瞳孔中掠过一丝狡黠的笑意,他慢条斯理地解释着:“伏见君的朋友八田美咲君向我介绍过你,相应的,我以为他也会对伏见说一些我的基本情况呢。”伏见一下子没了话,宗像便从容不迫地接着说了下去:“这一点是我的失误,不过,我现在倒是想提醒一下伏见君,难道伏见君不觉得,这个距离有些过分的近吗,已经有人看过来了呢。”
    伏见眨眨眼,双颊泛起了不易察觉的诡异红晕。的确,他们的姿势在旁人眼里很是暧昧。宗像靠着墙,上身微向前靠拢,而自己则抵住他的制服领子,身子向前倾去。书柜旁已有女生笑着对他们指指点点。
    他轻咳了一声,迅速地和面前这个人拉开一定的距离,伏见低下头略显慌乱地扶了一下眼镜,镜片的强烈反光遮挡了他张皇的眼神。
    “既然解释清楚了,那么,伏见君,”宗像扬起手中的书,勾勒出一个安恬的笑,光线打在他线条如刀削般凌厉而俊雅的面颊上,纤长的睫毛好像绒绒地被蒙上了光,“现在开始工作如何?”
7.
    虽然宗像的出现是极其意料之外,可是不得不承认宗像整理起图书来真的无可挑剔,他甚至能够记得住每一本书原本的位置,那样可怕的能力让伏见为之惊叹。

    宗像是个解不开的谜题。
    他展现给你的样子经常是逆着光的,朦胧不清而宁静恬适。伏见并没有和他相处多久,这仅仅是第三次见面。宗像礼司,这个名字给人的感觉便是,你站在这里往前看,他就在几步外笑着等你迈开步子靠近他,但是强烈的阳光在他身上打上了一层厚厚的金色,让你在看清的瞬间便折服于对方的耀眼,然后再也迈不开脚步。

    “伏见君,怎么了?”注意到了伏见的心不在焉,宗像停下来手中的动作,关怀地走近了些并询问对方的状况。
    伏见被突如其来的问候扯回了心思。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在宗像礼司身边自己是完完全全的被动,不管是由于迫不得已而过于亲昵的动作,还是他那令人无法接出下句的话语。高大的书柜将两人与外界完全隔绝,依稀还能够听到图书馆另一头的窗帘被强劲的风卷起又拍打在墙壁上的钝重声响,日光灯将两人的剪影投在光洁的墙壁上。仿佛是时光跳跃的频率出了差错,一草一木都如同定格。
    不知所措,随波逐流。
    这种感觉又来了。即使你与宗像礼司的距离近到呼吸交错混合,连他话语中气息的变化与轻微的呢喃都听得一清二楚,你还是会觉得,这个人,太远了。
    伏见摇了摇头,放慢了整理图书的速度,他偏过头看着宗像近乎完美的侧颜,斟酌了一下还是犹豫着开了口:“宗像先生,会给人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
    “我认为,伏见君会有这种感觉,实际上是因为自己离人群太远了。”
    宗像恰到好处的笑容找不出一丝破绽,伏见的动作定格着不知该说什么好,宗像从他身后走过,顺手将一本书越过他的头顶轻巧地塞入书柜中。直到完全感受不到对方的体温和背后被轻轻擦过的触感,伏见才如梦初醒地意识到——
    大概,又是对方糊弄着给颠倒黑白了吧。
    宗像礼司,这方面的能力,有点可怕。
tbc.

感觉看了上一篇挺多人都把关注点侧重在了理发师上面了233,不过这一章是大学里两人的相遇啦,毕竟大家都是学生w
这一章真是ooc得不要不要的,下一章会弥补一些的。会揭秘宗像为什么喜欢【没错就是喜欢!】伏见,伏见为什么觉得宗像不可触及,以及宗像为什么说是伏见离人群太远【够了不要再剧透下去了!
然后呢,关于我把自己写进去就不要吐槽啦qwq,偶尔也是想要成为两个男神的红娘啊

评论(8)
热度(20)

© 晴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