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子君

这儿晴子,无cp洁癖,杂食党

咸鱼,谢谢天使们的关注以及小红心小蓝手!文图有问题请指出一定努力改正!感谢评论!

QQ358428011欢迎扩列哟(๑❛ᴗ❛๑)

[礼猿]亲密接触(上)

#年龄差缩小至3岁
大四学生兼职理发师宗像x大一新生伏见
因为是普通人大家又都是学生的设定,所以出场的各位都是好朋友啦,室长偶尔会去homra喝喝酒和尊哥吵吵架什么的←_←伏见和美咲也保留着最好的朋友这个设定,不过咱们这篇文的cp是妥妥的礼猿!

1.
    盛夏的燥热逐渐褪去,转眼间便到了开学的季节。
    伏见踏着慵懒的步子跨进这所全国知名的大学校门。他打量着整个学园,人潮涌动,高大的教学楼阻碍着浅蓝色天空落入他的眼帘,几只雪白的鸽子在楼顶齐振翅膀飞起,灰鸟的羽翼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阳光落在树叶上,于绿茵草地上形成斑驳的光影,身边的桉树嫩叶丰茸。
    美咲还在耳边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伏见眯着眼睛,抬头看了看极度灼眼的太阳,适时地打断了对方的话:“时候也不早了,不赶去你那边报道?”
    八田这才停止了喧哗,他点点头道:“嗯,猴子,虽然现在不在一个学校了,不过我有时间还是会来找你玩的。”于是他挥挥手,准备离开。微风轻拂过,伏见的头发略微凌乱地被风带了起来,他随意拢了拢,发丝在空中纠缠绕出错乱的痕迹。
    “猴子,我说你该剪头发了啊。”
    伏见伸出手试探了一下头发的长度,细而软的头发立刻绕上了他骨节分明的修长漂亮的指尖。好像是有些长。他点点头,示意八田不要误了时间。
    告别中学时代的友人,伏见开始认真观察起整所校园来。擦肩而过的是一张张毫无特色的脸,顶着满脑袋看上去像是书读多了的杂毛,这些人的存在构成了看上去似乎很是和谐的校园。伏见漫无目的地拖着略显笨重的行李箱,在林荫小道间寻找着可以通往宿舍的路。
    他低头踢了踢路上的细小石子,然后大步向前走去。

    正坐在木质公共椅上的男子看见了他,深不见底的堇色眸子里渗透出一丝愉悦的笑意,他合上手中的书籍,轻轻地牵动了一下嘴角。
    “哦呀。”
2.
    正是夏意阑珊的夜晚,空中星斗璀错,伏见套着一件略薄的衬衣,不确定地看着面前灯火通明的一家并不算小的店面。虽然看得出来这是个理发店,但是围绕在大门前的一群各式各样的女性顾客实在是让人怀疑这会不会是个打着幌子的做其他生意的地方。
    于是伏见有些别扭地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
    屋内传来低沉磁性的声音,如同潮湿的夜风般撩拨着人的心弦。伏见抬起头,容貌俊秀的年轻男子笔直地站立在自己面前,他就像一株高大的杨树,颀长挺拔,摄人心魂的紫色双眼凝视着自己,樱色的薄唇轻轻张合,吐字清晰,也不曾卸下嘴角的笑意。
    “请把我的头发剪短一些,谢谢。”
    “好的,请先在此处躺下。”
    于是伏见按照指示在一个貌似是用来洗头的地方躺下,身下意外的软,皮质的感觉很舒服。自己的颈部被一双有力的手托着,覆着薄茧的手在颈部摩娑竟让人觉得意外的舒服。伏见或许有些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性顾客了,被这样一张男神脸的家伙如此温柔对待,是个女生大概都会被俘获吧。

    与之前给伏见剪头发的理发师不同,这个人的动作格外的轻柔而精准,力道适中,既不会让人感到疼也不会太过飘渺。想起自己之前被人扯得头皮疼的经历,伏见给这个理发师打了一个很好的印象分。

    可是,太过温柔的动作,或许对男性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伏见用力地忍住了想要咂舌的冲动。
    他的脸正偏向左侧,男人的一只手轻轻地扶住他的右脸颊,另一只手拿着花洒为他冲洗右下部的头发。面部的触感非常柔和,男人凑的有些近,伏见安静下来的时候可以听见对方匀称的呼吸,当他更进一步俯下身时,伏见甚至可以隔着几层布料感觉到空气中那人散发出来的体温。
    尤其是当男子的指腹轻轻滑过脸部让自己把头转到另一侧时,那种若即若离的触感让伏见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滞了一秒。
    实在是太奇怪了。

    终于结束了在伏见看来似乎漫长到时间停止的洗头过程。男人拿过一块质地柔和的毛巾搭在他肩上,然后用另一块一模一样的毛巾为他擦去攀附在发丝上的水珠。动作还是那样轻柔而不可抗拒,隔着一层厚厚的软料伏见都能想象那人的指尖是怎样在自己的面颊上轻轻晃动,那样的触感像极了恋人间安抚般的呢喃,湿润地拍打在自己的眼角眉梢。
    “请坐到这边来。”
    低沉温和的声音自耳边炸开,伏见轻轻一抖,顺着对方指的方向坐到可升高降低的皮椅上。伏见不动声色地深呼吸了一下,看向门外。
    “那些女生还在?”在门外站了那么久却迟迟不肯进来,伏见有些不解。男人一边摆弄着工具一边笑着说:“她们大概是在等你出去吧。”
    “哦。”虽然还是没有弄明白为什么,但是这种情况下伏见还是选择了保持沉默。他放松身体靠在了座椅上,镜子里的宗像一直保持着微笑。忽然间眼前变得一片模糊,伏见眨了眨眼睛,好像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猛地回头,那张端丽的脸就近在咫尺,两人的目光毫无防备地撞在一起。
    “啊,那个……”伏见手足无措地想要解释,却被对方抢了先:“很抱歉呢,擅自替您摘下了眼镜。”
    伏见微微一愣,然后摇了摇头表示不用在意,继而恢复到了之前的坐姿任由对方摆弄自己的头发。
    这时男人将一块很大的黑色的布罩在了伏见身上。他灵巧地动着手腕,挽起的衣袖不时擦过伏见只有一层薄衬衣隔开的胸前,那样宛然清风拂过的细微触感十分的色情,又令人难耐,伏见感觉自己的身体紧绷了起来。这时对方的体温又从脸颊两侧传来,伏见抬头直视着镜子,镜面里呈现出来的虚像在他深度近视的双眼里并不清晰,但依稀可以看出男人正在给绳子打结,双臂环绕着自己头颈的动作看上去就仿佛两人是热恋中的情人。

    真糟糕。
    伏见想。

    剪头发的过程中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从男人绕到自己左侧开始,伏见心中的不妙感开始滋生。
    果然,下一刻对方湿热的呼吸便悉数洒了下来。
    “请把头转过去一点。”他这么说着,一边伸手抵住了伏见的下颌,将对方的脸轻轻转了一下,配合着他轻柔动作的还有那撩人心弦的低沉嗓音,此刻正清晰地在耳边回响,每一个发音都像是魅惑人心的妖在耳边吟唱着蛊惑的曲调。
    伏见深刻地体会到了“低音炮”的威力。
    简直不亚于核武器。

    伏见藏在黑色软布下的手默默地绞紧了自己的衣角。想到过一会这样的过程还会在右边重复一次,伏见真的很想扔下剪了一半的头发就这么逃走。太糟糕了。

    总算是挨到了吹风机的声音停止。伏见快速接过男人递来的眼镜,又快速付完钱,逃也似的离开。
    “伏见君,欢迎下次再来。”
    以至于他没有看清那双含笑的双眼中一闪而过的情动神色。

    伏见还能依稀感受到那个人的指尖滑过自己面颊时的温凉触感,以及那双轻而有力的手扶着自己后颈的温柔。他使劲咂了下舌。门外的女人的议论声很快传入他的耳朵里。
    “啊,看来今天看店的不是十束多多良先生呢。”
    “是啊,虽然十束先生的脸也是让人怎么也看不够,不过理发的技术实在有点可怕……”
    “诶诶,这么看来今天是另一位先生咯?那我们赶快进去啊。”
    伏见转头看了看,从门外的确是看不到店内的,难道那家伙说的“她们在等你出去”是这个意思,用理发后的效果判断要不要进去。啧,真恶劣啊。
    他摇了摇头,往前走了几步。

    等等,十束多多良?那不是自己高中时期经常听班上的女生提起的名字么。
    还有……那个人刚才是不是喊了自己的名字。

    他们认识么。
3.
    高中老师说的没错,大学生活果然容易让人颓废。

    伏见连着几天都没什么课,只是早晚去自习室转转,剩下的时间基本上都宅在寝室里摆弄电脑或终端等着长蘑菇。与他同一寝室的几个家伙要么整天呆在图书馆,要么就是与人有约,伏见一个人倒也是清闲。至少这样的生活还是让他感到有些惬意,名校的好处在这时充分地体现了出来,人与人之间都保持着应有的距离,虽然同学也有偶尔智障的时候,但是他们起码不会像幼稚的小孩子一样,自以为是地玩着如同过家家一半的游戏。
    这时终端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美咲”,伏见按下接听键。

    于是半小时后伏见坐上了公交车。
    他把车窗开得很大,窗外铅灰色的天空看起来随时会下起雨,浓重深厚的云层显得缥缈。伏见一边在心中祈愿着在他到达目的地前不要下雨,一边使劲在心里吐槽着美咲所说的“介绍几个朋友,都是很厉害的人”。若不是听到美咲在通话的时候喊了一声“十束先生”,以及电话那头若隐若现的低沉慵懒的一声“多多良”,伏见觉得自己大概会想都不想就拒绝吧。
    那紫晶星空一般蛊惑的眼睛又浮现在他脑海里,以及,呼出在耳边的潮湿温暖的热气,沉稳而磁性的嗓音,都过于旖旎。
    伏见烦躁地摇了摇头,想要停止自己糟糕的心理活动。他偏过头看向窗外,灰色的云层越来越厚重,不一会竟“啪嗒啪嗒”地落起了雨。
    他只好关上窗,后悔自己没有带一把伞来。
——————————————
    “下雨了啊,猴子怎么还没来。”
    “我去接他。”
——————————————
    伏见将双手举过头顶曲折起来,这样至少能够让自己的视线保持清晰,防止镜片沾上雨水。
    “Homra酒吧……应该就在这附近……”

    “伏见君。”
    明澈低沉的声音自背后响起,雨似乎是停了。伏见抬起头,不知是谁为自己撑起了伞,水低落在上方,又沿着伞檐滑下。这个声音犹如万籁俱静中一粒红尘的惊起,在浩大世界中并不起眼,可单单就伏见来说,那就像无声之处里的一声雷鸣,被放大无数倍后重重地敲击着耳膜通往最深的心底。
    他转过身。
    俊秀端丽的脸就在自己面前,一如那天的初遇。天空好像都变得澄廓,只有两人存在于一片洁白中。
    “又见面了。”对方笑着走近了一步,将持伞的手换到了右手,然后顺着这个动作轻轻勾住了伏见的肩膀:“你的朋友在Homra等着呢。”

    “我们走吧。”
tbc.

说到理发这个梗啊其实就是晴子我最近剪头发了,暂且不说结果有多么让我泪崩,就光是剪的这个过程就让我不想再经历一次啊:(
没错就是头皮被扯的生疼那种感觉……洗头的时候真的是整个人都咬牙切齿的疼的脸都变形……
于是就二不兮兮地想,啊,如果对方是礼司的话会不会很温柔呢?
于是诞生了这么一篇奇怪的产物啦:)
希望大家还看得开心w

评论(6)
热度(32)

© 晴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