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子君

这儿晴子,无cp洁癖,杂食党

咸鱼,谢谢天使们的关注以及小红心小蓝手!文图有问题请指出一定努力改正!感谢评论!

QQ358428011欢迎扩列哟(๑❛ᴗ❛๑)

【K宗伏/礼猿】与子成说『完结篇』

— 8 —
    『在我的坟墓前 请不要哭泣
      我不在那里 我并没有长眠
      化为千风 我已化身为千缕微风
      翱翔在无限宽广的天空里』
   
    “啧,室长,大清早的您在干什么啊。”

    “哦呀,伏见君,把你吵醒了真是抱歉。”
    天已经亮了,阳光正好,微风带起白色的窗帘,也带起了来者深蓝色的发丝。宗像正满面笑容地看着伏见,嘴上说着抱歉,脸上的表情却直接出卖了自己。
    “今天感觉怎么样?”宗像拉过伏见床边的椅子,坐了上去。伏见靠着枕头,面无表情地说:“比刚进医院时要好。”
    “那是自然。”
    “啧,您这个罪魁祸首看起来可是毫无愧疚之意。”
    “呵呵,”宗像轻笑了两声,他起身关上了窗,几只鸟扑腾着纯白色的漂亮翅膀飞过,消失在医院的楼顶。他透过窗户看着清澈广阔的晴空,玻璃上映着伏见看向自己的模样,“真的很抱歉呢,伏见君。又是因为我而受了伤。”
    身后传来轻微的咂舌声,似乎是在为这个说法感到不满。病房安静了下来,只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蔓延在空气中,那味道怎样也抹不掉。
    然后伏见开口道:“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与您无关。”
    宗像闻言一笑,走到伏见的床边坐下,他盯着伏见的眸子,认真地说:“这样的事不会再有第三次了。”他说的那样认真,语气是那样温柔诚恳,让伏见觉得自己没有理由不去相信。
    他愣了一下才应声。
    然后他看到宗像的唇角上扬成一个好看的弧度,闪烁着粼粼水光的眼中盛满了温柔。面颊被一只温凉的手覆上。伏见有些迟钝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还未反应过来的大脑让他对此刻所发生的一切无动于衷。抑或,被宗像致命的温柔所包围,从而麻痹了他的思想。那张俊雅的脸近在咫尺,发端拂过脸颊的感觉很柔软,又有些酥痒。
    诶?
    伏见睁着眼,褪去眼镜后的视野内有些模糊,而宗像的脸却因为距离过近而变得各位清晰。宗像闭着眼,好看的睫毛拂过伏见的脸。
    宗像柔软的唇瓣正吮吸着自己的。没有火热的长驱直入,也没有狂风暴雨般激烈的纠缠,宗像只是细细地亲吻着,如同安抚的动作一般,温柔、绵长。
    仿佛要陷入这深不见底的温柔中。
    伏见的双手环上宗像的脖颈,感受着对方的手正在自己的后颈和腰间游走,细碎的呻吟尽数被宗像温柔的进攻所吞噬。
    不知过了多久,宗像终于肯放开伏见。可是伏见分明能从那紫色的眼眸中看到满满的情欲。
    “室长……”
    “伏见君,要好好养伤哦。”

   
    又过了几个月,伏见出院了。当他回到『scepter4』时听说自己这几个月的工作已被平均分配给其他人时,不由得感动地热泪盈眶【其实并没有】。
    于是生活又回到了正轨。
    宫城树的事件听说已经被室长安妥地处理了。
    和以往不同的大概就是自己的身份又多了一个——宗像礼司的恋人。

    伏见站在窗边,眺望着远处的风景。气温渐暖,已然到了樱花盛开的季节。一片叶子盘旋着掉落在枯枝上,夕阳的光强烈得刺眼,几片长云围绕在它周围,整个天空是绯色的,满树的樱花也被染上了血色,真不敢相信,如此纯净美好的粉色的花竟会显得妖艳至极。
    晚夕的太阳就快要没入地平线,天空开始出现一片朦胧的紫色。仿佛蒙上了一层纱,那般的飘渺、柔和。
    像极了他的眼睛。
    天色渐暗。

    背后忽然贴上了一个温暖的热源,一双手轻搂着伏见的腰,宗像温润的呼吸尽数喷洒在伏见敏感的耳后,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怎么看得如此出神?”
    伏见笑了。换作是他人,恐怕会以为自己是在发呆吧,只有宗像能知晓他。
    他挣脱了身后人轻微的桎梏,面对他而立。
    眼前站着的这个人,是他的恋人,是他第一个喜欢上的人,宗像礼司这样想,少年惊为天人,却愿意把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毫无保留地呈现给他。将额头抵上对方的,宗像笑看着少年羞红的脸,他眼中流转着迷人的光彩,将少年的模样分毫不漏地纳入瞳中。
    飞鸟拍打着翅膀掠过两人身旁。逆着光,伏见的脸朦胧而恬静,青空般明澈的眸子望向宗像。旖旎的气息荡漾着,所有的喧嚣都消失了。
    这一刻,天地间只容的下他们。

    生死相依,那是我们曾写下的誓语——携君之手,共守白头。
    他们都坚信,自己会攥着对方的手,一并跨过这条路上的重重障碍,最后越过茫茫大海,到达属于他们的彼岸。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评论(4)
热度(22)

© 晴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