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子君

这儿晴子,无cp洁癖,杂食党

咸鱼,谢谢天使们的关注以及小红心小蓝手!文图有问题请指出一定努力改正!感谢评论!

QQ358428011欢迎扩列哟(๑❛ᴗ❛๑)

【K宗伏/礼猿】与子成说『7』

— 7 —
宗像礼司从来没有如此焦灼过。
伏见还在手术中,生死不明。棘手的权外者交由特务队处理。宗像伫立在手术室外,目光始终定格在门上“手术中”的字样上。
每当他想起那时的情景,就会觉得心中一阵剧烈的揪痛。
那个孩子浑身是血地倒在他怀中,宫城树笑得放肆,任由『scepter4』对他进行制裁,他的目光未曾离开过伏见,直到被带走。黑发的少年已不足以用“虚弱”来形容,他的发丝都沾上了血,贴在脸颊和额头上。深蓝色的衣衫已全然变成一片暗红,原本就有些苍白的肤色变得近乎没有颜色,嘴唇也完全失去了血色,唇角渗着血,宗像的衣服、手,全都被染成了深红,少年黯淡的眸子望向自己,费力地牵动着嘴角,似乎是要说些什么。宗像凑近了些。
“あ......なたは......私を捨てたか?”
什么?听不清。
他没有说完便失去了意识。




梦里有一个人,他对我伸出了手。
他温柔地笑着,将我从泥泞中拉了出来。他重建了一座不会被海浪所冲毁的沙之城,让我重新绽放笑容。
当使我再次笑起来的他哭泣之时,我只能默默跟在他身后。我抓住他的衣袖,他手上的血都未擦去。
只会关心下属,他从来都不好好想想自己。
“你也,不想跟随一个无谋的王吧。”
他让所有人为他担心,真是个麻烦的家伙。以为自己隐藏地很好吗?明明大家心里都清楚。
“既然如此,那我就做个叛徒给你看看。”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昴』的重量已经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
“我现在是在十分衷心地拉拢你。”
“是不是我按下这个键的瞬间就会被你们当作背叛者杀死?”
“那么,接下来......”
“我拒绝。”


“我本来就是叛徒吧。”
“并不是吧!如果你也为青之王做到这个份上,就说明你的王,是青之王吧!”
“我的王是——”

“任务完成。”“辛苦你了。”
“是他舍弃了你!”
......

梦醒了。感觉到手上的温度,是温凉的。眼皮好像被一只手覆上,能感受到窗外跳动的光芒,可就是睁不开眼睛。“伏见君?”远处似乎传来了朦胧、不真切的声音,却那么温柔、令人安心。
伏见费力地转动着眼珠,好看的眉拧在一起。
终于打开了眼帘,一道刺眼的光探进瞳孔,他不由得眯起了眼。继而他感受到有人遮住了光,于是伏见又缓慢睁开了眼睛。慢慢适应了光线,伏见握住那只手,从自己眼睛上方移开:
“室长。”
“伏见君,终于醒了呢。”
伏见看着他没说话,脸色惨白,眼瞳还是黯淡无光。宗像稍微凑近了一些问:“伏见君晕过去之前究竟说了什么呢?”伏见的表情有些微妙地变了,但他摇了摇头,仍没有言语。宗像并不死心,他又凑近了一些,头发垂落在伏见的脸颊上,彼此的气息交错在一起,两人的目光完全碰撞,没有一丝间隙,宗像甚至能数清伏见的睫毛数量。平日别扭的伏见此时也坦诚得很,双眼定定地看向宗像,没有一点要回避的意思。
这次总算是宗像先投了降,他直起身子,走出了房间。
“伏见君如果想要一个人好好休息一下,我不会打扰哦。”
伏见轻轻点了下头,宗像关上了门。


第二天宗像没有见到伏见,他不愿见任何人,只有秋山和弁财为他送饭时见到过他。听他们说,伏见除去输液和检查的时间以外,基本上不怎么说话,要么发呆,要么对着电脑。
到底是怎么了?
但是宗像并没有细想。
“室长,这是关于权外者的调查报告,是否亲自视察?”
“嗯,我这就去。”


穿过重重路障,宗像到达了宫城树所在的房间。
“宫城树,21岁,性别男,双亲已故,5岁开始便在孤儿院成长,身怀异能而不知,直到15岁触发异能,被当做是怪物从而被孤儿院驱逐,之后变得性格暴戾。石板被毁后能力仍未消失,只是削弱了一部分。知觉介入、甚至可以制造平行空间,真是危险的能力啊......之前居然一直未能发现,是我们『scepter4』的疏忽,不过现在......”
“宗像礼司,”宫城树不耐烦地打断了宗像的话,“你知不知道你话很多?”
宗像推了下眼镜,反光的镜片遮挡住了他一闪而过的厌恶的目光。
“怎么,没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吗,『scepter4』的室长大人?”
宗像狠狠一蹙额:“你让我最中意的下属在医院里做了生死攸关的手术,你觉得我应该对你说什么?”
“噗!”宫城树笑出了声,“你搞错了吧室长大人?”
“让伏见猿比古那样的人不是你吗?”
“我早就告诉过你在外部强行打破空间会让伏见猿比古受到等同的伤害吧,可你还不是那样做了。之后又把责任推卸给我。哈哈哈。宗像礼司,你未免也太讽刺了吧,青之王就是这样的吗?哦对了,差点忘了你都已经不是王了。还有,差点忘了告诉你,你那个宝贝下属也是知道的哦。说不定他现在正为了你舍弃他的事情伤心欲绝而想不开呢。哈哈!”
宗像身体一震,他睁大了眼,突然意识到伏见说了什么。
“あなたは私を捨てたか?”
宫城树还在讽刺着。
“怎么不说话了,是觉得被揭穿了面子上挂不住了?”
宗像攥紧双拳,狠狠一咬牙,走出了牢房。


伏见的专属病房的门被人推开,宗像如一阵风一样闯了进来。
“室长?”伏见看见他愣了一下,立刻急切地想要下床,却被宗像按住。宗像看见伏见并没有一点要怪罪他的样子,不安的心也沉淀下来,他呼出一口气,示意伏见先说。
“室长,经过我的调查得出,宫城树的话是假的。”
“石板已被毁。虽然还有残余力量,但是根据数据得出,石板残余的力量只能支持一些人的能力,而不能汇聚成王那么强大的力量。而且,当时石板被毁的方式,说明达摩克利斯之剑坠落的力量与石板相当,那么残留的石板力量根本不能恢复到曾经那么强大。也就是说,您的坠剑完全是无稽之谈。”
看着宗像毫无波澜的面部表情,伏见抽了抽嘴角,轻声说:“看来...您早就知道了啊......”
宗像轻轻一笑:
“伏见君,谢谢你。”
“呃,”伏见抬起头,“不,没什么......”
“伏见君。”
“怎么了?”
“我不会舍弃伏见君的。”
“啧,事到如今这种事.......”
“结束了哦,一切。”
......嗯。是啊,一切都结束了。

评论
热度(18)

© 晴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