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子君

这儿晴子,无cp洁癖,杂食党

咸鱼,谢谢天使们的关注以及小红心小蓝手!文图有问题请指出一定努力改正!感谢评论!

QQ358428011欢迎扩列哟(๑❛ᴗ❛๑)

【K宗伏/礼猿】与子成说『5』

— 5 —
宗像看着伏见熟睡的脸,忽然感到天地间一片混沌。
所有的情绪汇集到一起,形成了一个名为“悲凉”的东西。夜已深,
少量光线从窗外透进来,在地板上投映出一道深蓝色的亮光。黑发的少年睡眠一向很浅,所以宗像没敢有太大动静,怕一不小心就会吵醒了今天似乎累坏了的下属。
宗像并不清楚未来会是什么样,坠剑并不是没有可能,他也不害怕死去。只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他所放不下的事物。比如说,身边的这个少年。他不知道当自己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落下之时,会不会后悔成为王权者。但是石板不由他选择,将他推上了这条路,那么他只能选择走下去。
他从来没有想象过,未来会是谁,携着他的手一起经历生老病死,情意缱绻。青之王和『scepter4』的室长都有许多事要做。那些排的满满的事物累得他空不出多余的时间来思考这些。他用拼拼图和喝茶这两种自己喜欢的方式来提神,却总是被那个小家伙说成是“不务正业”。他也曾一度认为感情这东西过于偏执,却殊不知当自己拥有它时,已经和过去的自己背道而驰。
陷入对伏见的喜欢中的宗像,变得像傻瓜一样。因目光不能从他身上离开而不再经常去留意周边细节,失去了往日的从容;果断的处事方式和冷静的思维也因他乱了方寸。
宗像不知道伏见对他是什么感情。纵使自己翻手为云覆手雨,也不能让伏见乖乖成为自己的所有物。宗像一向能把人看得很透彻。迄今为止除了周防尊,还没有他看不懂的人。而容易显露出个人情绪的伏见更是被他完完全全了解透彻。宗像看得出伏见对待自己和他人的轻微不同,但他并不确定其中的原因。他也看得出伏见在隐藏对自己的某份心意,想必是不想让自己知道。
而宗像也不打算说出自己的感情,所以他藏得很好,伏见看不见。
现在,他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他的未来是个含有极危险因素的未知数,如果他真的哪天先伏见一步离开人世,那是他不愿意想象的,与其到时候只剩无尽的哀恸,倒不如一开始就扼杀掉这份期待。


第二天伏见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宗像亦然。两人见面时也都很默契地没有谈论昨天的事。像是刻意隐瞒,正常到了不正常的地步。伏见和宗像并不是不把那件事放在心上,相反,他们都很在意。但对于对方尽量显得与平日无异却还是露出的马脚,两人都没有将之揭穿。
然后伏见就首先有了异与平常的举动——他按时下班了。

这瞬间在整个办公室引起了不小的风波。伏见先生居然按时下班了诶我们还没走呢伏见先生居然比我们先走了!特务队的一众人都是一副唏嘘不已的表情。而高伏见一级的淡岛副长也感到惊讶,却又因已经到了下班时间而找不到理由叫他回来。
伏见前脚刚走宗像后脚就进了办公室。他环顾了一周发现伏见不在。“伏见先生刚刚走了啊,室长您难道没有和他遇上吗?”在问了特务队后得到如此答案的宗像立刻在一众人懵逼的注视下夺门而出。
先是伏见按时下班,继而是室长知道后一改往日的从容与冷静跑去追伏见。特务队的众人觉得这两个人的微妙关系又上升了一层。连道明寺都知道室长肯定不是为了把伏见拉回来继续工作,并且了解到,他们的关系绝不只是普通的上司与下属的关系。以前还有王权者与氏族成员这层关系,即使所有人都还在坚定地认为宗像依旧是他们的王,并坚守着他的无霾大义。可那份实质的羁绊毕竟不存在了。伏见在经历“背叛”事件后回到青组两人的关系的确比曾经更为亲密,看上去似乎是无条件地信任对方。甚至还有淡岛亲眼目击他们用坦然而“深情”的目光对视着,两人的嘴角都显露着漂亮的弧度。室长的笑容不同于往日的自信与运筹帷幄,更像是含有“欣慰”与一种不知名的私人情绪。伏见更是笑得温柔到没话说。淡岛在远处听见伏见饱含着笑意的话语时还是吃了一惊,虽然在这之前那个名为八田的少年打来的电话让淡岛认为他似乎是在为这个而高兴。但对着室长笑得那么好看还是有些诡异。前不久更是有人看到伏见和宗像穿着便服一起走在街上。
总而言之,『scepter4』的室长与三把手之间的关系不简单。
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伏见君。”听到身后传来的熟悉的声音,伏见吃惊地回过头。
“室长?”
宗像停住了脚步:“伏见君你要去哪里?”
伏见转过身背对着宗像咂舌:“啧,我今天有些累,需要提前下班,所以先回宿舍休息。”
真是不高明的谎话,宗像想道。但是看伏见这个样子,恐怕是没有一丝想要自己知道的意思。于是他放弃了追问装作是信了。

然后伏见是确确实实地向着宿舍的方向走了过去,宗像从监控中看到他走进自己的房间,出来时已经换上了便服。当然,藏在衣服里的小刀是必不可少的。

吩咐淡岛把部分工作均分给特务队其他成员后,宗像立即来到了『scepter4』大门处等伏见。
果不其然,当伏见眼镜反着光用死鱼眼看着自己时,宗像忽然觉得十分愉悦。
“那么,伏见君,今天不管你要去哪里,都有我陪着你哦。”看着宗像那势在必得的抖s笑容,伏见表示冷漠。然而拗不过宗像的他最后还是带上了这个他又爱又恨的人。
即使只是平常地走在街上,宗像依然穿着那身深蓝色的复古制服,腰间别着『天狼星』。虽然他已然失去了王的压迫感,但从他身上散发从来的足以压倒一切的自信还是令人感到不舒服。尤其是这种时候,伏见觉得被不是王的宗像看穿了,着实令人不爽。
然而让他更加不爽的是另一件事——宗像真的一直在跟在他。如果是这样的话,伏见根本做不了他要做的事。
好烦。
“我说,室长,”伏见突然开口,“您真的打算一直跟着我吗?”
宗像轻笑一声,他的眼中泛着光。伏见盯着他的眸子,紫色的光影,似乎要把人纳入其中。瞳孔深不见底。宗像低沉魅惑的声音被清楚地放大:“伏见君认为呢?”
不知何时他们离开了喧嚣的街道,来到了一处较为安静的偏远巷子。伏见想起曾经被宗像各种整得很惨的经历,忽然觉得火大。
啧。烦死了。
“室长,您真的很难缠诶,”伏见说,“明明我要干什么和室长您一点关系也没有吧。还是说您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甚至可以在下班后干涉下属的私生活?”伏见别过头没有看宗像的脸,毒舌属性一览无余。
“伏见君,”宗像的语气听起来平淡无痕,“纵观整个『scepter4』,敢于对我说出如此这般的话的人,就只有伏见君了呢。”
伏见又转过身歪着头看着宗像:“啧,那又怎样。只能说明那些家伙都是不折不扣的胆小鬼吧。”他顿了顿,继续道:“明明这个时间段您已经不是『我的上司』了,可室长您这样跟着我真的会让人火大啊……”压低的声线在告诉宗像他真的生气了。
“哦呀,”宗像推了下眼镜,厚重的镜片反着光。出乎伏见意料地,宗像竟然真的离开了:“如果这样会让伏见君感到困扰的话,那么抱歉了。”
伏见看着宗像渐渐远离的背影,他伸出手似乎想挽留,可那只手似乎变得不受自己控制,就那么生生地停滞在空中。
直到宗像的身影在某个拐角处消失不见。
啧。更烦了。
伏见右手握拳撑在墙上。


他就保持着那个姿势立在原地。没过多久,一个不算陌生的声音突兀地出现了:“这不是『scepter4』的伏见猿比古吗?真是不长记性呢,又是一个人。”
“是你。”伏见转过头盯着他。
那名权外者。
权外者没有说话,伏见看着他,四下寂静无声,尴尬的气氛蔓延开来。伏见移开视线,问道:“你叫什么?”
“宫城树 。” 
伏见深吸一口气,“那么,宫城树,告诉我你真正的能力究竟是什么。”宫城树挑眉,扯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就这么好奇?”
“啧,”重重的一声咂舌,“你的能力太过危险,我们『scepter4』有权对你进行管理。”宫城树听完后忽然笑得很开心。那笑声划破寂静的空气,显得尤其刺耳:“那就来吧,你一个人由我来对付还是不成问题的。”
伏见锁紧了眉:“伏见,紧急拔刀。”


……



意料之外地,宫城树的身手很好。他和伏见一样,有随身携带的暗器。伏见与他周旋了几个来回,这个巷子打到那个巷子。原本就不怎么好的心情因为宫城树那和伏见仁希像到极点的言语骚扰和精神攻击,伏见觉得简直烦躁地要死了。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越来越近的第三个人的脚步声。
伏见朝左手边望了望。
“这种时候分心可不好哦,猿比古君~”
“啊烦死了,给我去死啊!!”
闭上眼忍无可忍地朝周围胡乱扔出了几把匕首,然后细微的一声响传入伏见耳中,不知为何格外清晰。伏见睁开眼,一抹深蓝映入眼帘。
宗像站在自己面前,宫城树右手执刀,刀刃已经划破了宗像的脖颈,献血顺着颈部流淌了下来。他手中的刀拔出了一半,正瞪大了双眼看着伏见。
伏见的视线下移。
宗像的左胸口,没入了一把小刀。
那刀,是伏见的。

评论
热度(13)

© 晴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