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子君

这儿晴子,无cp洁癖,杂食党

咸鱼,谢谢天使们的关注以及小红心小蓝手!文图有问题请指出一定努力改正!感谢评论!

QQ358428011欢迎扩列哟(๑❛ᴗ❛๑)

【K宗伏/礼猿】与子成说『4』

— 4 —
这一切还在放肆地叫嚣着,像是一个血淋淋的事实摆在面前,怒吼着要你去好好看着它,真是残忍啊。
伏见想起了自己加入scepter4前所经受的考验。那一次也是险些将自己逼疯过去,多亏有宗像的提醒,他才顺利渡过那一关。可如今那个人不在身边,该怎么办?
那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吧……
伏见忽然勾起一丝笑容。四年了,自己难道还不能独自应对吗?想必那个人也不希望自己止步不前吧。

就算是为了自己,也不能就这么倒下。
然而,更重要的,是那个人的期望。
不能辜负了他的中意,也不可令他失望。但更多的,是自己的私人感情——想让他更加看好我,让他不再为我劳神费心,希望可以成为令他骄傲的下属。
那么,身为身为他最中意的自己,怎么可以就这么倒下?

伏见努力排除心中杂念,然后缓缓睁开了眼。
『未来』,宗像礼司坠剑的画面不断回放着。伏见握紧了手中的刀,画面中宗像的最后一眼似乎是看向了他。
之后,伏见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举起了刀,对准了画面里的宗像。他是秩序之王,坠剑这种事情,是他决不允许发生的,所以他需要一个人了结他。雪积了厚厚的一层,偌大的旷野上,只有伏见和宗像两人。
“抱歉啊,猿比古,弑王的负担……”
他叫他猿比古。
罢了,在黄泉阴间相遇,听起来也没那么糟糕。


伏见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目光的炙热。
那个权外者说错了。有些事,可以逆生死而行。无论如何,从宗像礼司成为他的王的那一刻开始,那个誓言便开始生效。从赤到青,再从青到绿,最后回到青,几次三番地辗转,自始至终,他所认定的王,只有宗像礼司。他的命令伏见会去执行,即使是强人所难,他还是照做了。似乎只要是宗像的要求,他就没办法去拒绝。哪怕是为了他差点死掉,伏见不曾后悔。

只因我的王是青之王啊,所以我才会才会那么拼命吧。如果对方是他的话。纵使以生命作为交换,也在所不惜。
他脱离危险后第一眼便看到了那个蓝色的身影。宗像一直在离大门最近的地方等他平安归来。室长他释然的眼神,嘴角的笑意,还有左脸颊上的红印。
啧,副长下手可真狠呐。不过,身为青之王,不在乎部下的感受擅自做出了必然死去的觉悟,也难怪她会这么生气。


那么,如果这真的是未来,到那时,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按照他所希望的那样——
毫不留情地用剑刺穿他的胸膛。


周遭的一切都平静下来,权外者的衣摆很快在视线内消失。
夕阳的余晖完全没入地平线。
放松下来的伏见双腿一软,向后倒去。没有感受到地面的冰冷刺骨,而是跌进了一片温暖。
真暖啊……是哪呢……?

之后,伏见一直昏昏沉沉的,他的意识并不清晰,却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伏在一个宽阔温暖的脊背上,还带着那个人身上独特清冽的气息。
他安心地、沉重地睡了过去。


当伏见醒来时,首先映入眼里的是一片纯白。然后他微微侧头,一抹深蓝飘进他的瞳孔。他动了动唇,却没有发出声音,坐在床边的人递了一杯水给他。
“感觉好些了么?”宗像问。
伏见点了点头。
宗像难得用有些自责的语气说话:“抱歉,伏见君,是我失策了。”
伏见稍稍瞪大了双眼,然后又别过头去,说道:“和您没关系,那能力是他第一次用,没有记载也是正常的。”说完,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手脚却不约而同地发着软,只能让宗像扶着他的背部让他坐起。
“伏见君,你看到了什么?”
伏见低下头:“我看到了过去……”
宗像推了一下眼睛,用让人摸不着他情绪的语气喃喃道:“你还是放不下过去么……”
“不是的,”不经大脑思考话就这么脱口而出,“是未来……”
“未来……”宗像的眼镜镜片反着光,“是怎样的未来?”
伏见猛地抬起头直视着宗像的眼眸,他似乎是欲言又止 ,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宗像也这么看着他,两人的目光缠绵着,好像都要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千言万语。然后伏见似乎是放弃了一般地垂下了头。他用低沉而缓慢的语气说:“我看见你坠剑了。”
宗像先是一愣,而后立即有笑意在脸上漾开:“怎么会,石板已然毁灭也随之消失了。”伏见将头埋得更深:“石板的力量会突然觉醒,那时候,你很危险。”
“不会的,”宗像笃定地说,“你看到的仅仅是幻像罢了,没有人能够预知未来。”
伏见睫毛微颤。

“更何况,即使我坠剑了,也会有人在达摩克利斯之剑落下前将我斩杀。”
伏见睁大了眼。

当昴的刀刃没入宗像身体的那一刻时,他知道自己的手在颤抖。纵然他无比清楚那是幻境,他知道只要完成了这个动作权外者就败给了他,可是,他不知道那一天什么时候就会到来,他害怕失去宗像礼司。
尤其,害怕了结他的人,是自己。
啧,宗像礼司,你果然,是个麻烦的上司啊。

评论
热度(14)

© 晴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