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子君

这儿晴子,无cp洁癖,杂食党

咸鱼,谢谢天使们的关注以及小红心小蓝手!文图有问题请指出一定努力改正!感谢评论!

QQ358428011欢迎扩列哟(๑❛ᴗ❛๑)

【K宗伏/礼猿】与子成说『3』

— 3 —
见最中意的下属呆呆地站在门外看着自己,宗像不禁哑然失笑。
伏见这才回过神来,脸上浮现出一层浅浅的,难以察觉的红晕,他在心中暗暗责备自己的失态,同时还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咂舌声。
然而这小小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宗像的眼睛,他看着自家三把手的可爱举动,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室长,我来还衣服。”
“嗯,放在座椅上就好了。”
伏见拧着眉毛说:“虽然办公室有开暖气,可温度也不见得有多高,身为scepter4的室长,也拜托你好好照顾自己啊。”
宗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穿上衣服,然后笑着开口:“伏见君这是在关心我吗?”
“啧,没有。我先退下了。”
“等等,伏见君,我这里有一项任务需要你来完成。”
伏见抬起头,细长的眼微眯:“难道说是权外者?”
宗像双手交叠支撑着下巴,嘴角渗出一丝笑意:“是的,还真是有趣啊,离石板毁灭都这么久了,居然还有如此猖獗的权外者出现,不管理一下可不行呢。”
“是,我明白了。”


傍晚时分,鲜有人经过的僻静的小巷。
一个黑影匿藏于昏沉的日光下,静静地立在拐角处,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渐渐有脚步声响起。
黑影似乎闪动了一下。
脚步声越来越近。
黑影稍稍猫起了腰。
脚步声的主人已近在咫尺。
隐约可以看到黑影舔了一下唇,然后勾出一丝魅笑。


伏见根据搜集到的资料,了解到那名权外者的消息,他经常出入的地方——偏僻的小巷,以及他的能力。
“啧,制造幻像,和白银氏族那只猫差不多么?”
此时的伏见正万般无聊地踢着石子走过那名权外者作案最频繁的巷口,一边暗暗吐槽权外者所干过的卑鄙的事——利用幻术骗取他人钱财,然后又将得来的物品归还给别人,却取走了最重要的东西。
还真是恶劣啊。
无所谓了,反正自己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如果有的话,大概就是对那个人的感情吧。
伏见叹了口气,然后笑了。
没关系,他偷不走的。
忽然,一声嗤笑传进伏见耳中,他本能地将手放在了刀柄上。一个人从拐角处走了出来,伏见睁大了眼。
伏见……仁希?
尽管伏见知道仁希已经不在人世了,可是眼前这个人带着强烈的压迫感,再加上这久违的、可怕的面容,伏见的手还是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幻觉,不过是幻觉而已。
伏见努力地说服自己,他深呼吸一次,然后拔出了佩刀。
面前的伏见仁希笑得病态,然后用略遗憾的语气说道:“哎呀,还以为你会有很大的反应呢,看来是个比较冷静的人。既然这个人无法让你慌乱起来,那就试试我隐藏的能力如何?”
隐藏的能力?
“你可是第一个呢。”一张扭曲的脸病态地笑着。
什么……?
伏见的瞳孔骤缩,走马灯一般的剧情一幕幕掠过,沉重地使他喘不过气来。
『哟,小猴子。』
『你只是个坐井观天的小角色而已。』
『叛徒!』
『呐,怎么样,这样很好玩吧?』
『我要杀了你!』
『从那时起,就只有一直止步不前的伏见猿比古了吧。』
『你本来就是叛徒吧,从来不真心追随任何一位王。』
『我累了。』
『真是可怜的人啊,猴子,找不到可以拯救你的人。』
『对我有意见就离开。』
『他要死了?』
『室长!』
『石板的力量不是已经消失了吗!等等,室长的威斯曼偏差值!』

这是……未来?
他要走了吗,他要从我生命中离开了?
『你的救赎,又一次不见了啊。』
『你永远都抓不住他们,你只能生活在无尽的黑暗里。八田美咲,你自己选择了离开他;而宗像礼司,他会被石板带走。你啊,只能永远挣扎着,躲不过命运的残酷。』
他是我的王,那是我的誓言,不论生死,始终追随着他,纵使头顶的剑已然消失……
『这个誓言,逆不过死亡。』
不会的、不会的。
『当绝望如洪流般向你涌来时,你认为你能逃得过么?』
什么?
『伏见君,今年的雪下得很好看呢,可惜我要在这美景下死去了。』
……


脑中闪过的片段几乎要将伏见逼疯,过去与未来交织在一起。绝望、绝望,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阴霾驱之不散,他不敢相信这一切,可那些片段又是如此真实。宗像礼司,他的声音,他的容貌,还有语气,都是那么的真实。

难道,自己好不容易求得的续命的药,就要用完了么?
心脏还在一下一下地跳动着,血液还在体内循环。生命并没有停止。
『室长。』
像是一个坠下悬崖惊慌失措的人抓住了一根蛛丝,可是那蛛丝却断掉了。双手在空中扑腾着,似乎还想抓住些什么,可是抓不住了,空中什么也没有。最后的希望已经断在自己手中。那种如死灰一般的情绪,似一双有力的猛兽的利爪,狠狠地将自己撕碎。
万劫不复。

评论
热度(14)

© 晴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